而周边的农家院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15 03:0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平谷音乐节共设4个停车场,每处都有摆渡班车将参加者拉到现场。10月1日音乐节开幕当天,不少游客遭遇了返程时班车混乱管理。

“这道路怎么还是这样?”10月2日从围场县去木兰围场的路上汽车一路颠簸,游客王先生记得10年前的路就是这样,原以为这路早晚得修。没想到10年过去了,这个热门景区的路还是这样,当地政府没有为游客做过改善。

“为什么没有明确指示牌?工作人员对现场乘车情况也一无所知?管理太混乱了。”有不少游客都在抗议。

10月1日至10月3日,我体验了一条从平谷音乐节到天津蓟县再到木兰围场的旅游路线。这条线路游客不多,路上不堵,本来整个旅程应该比较舒心,但因为景区机构的服务缺失、管理混乱,却带来一些不那么愉快的感受。

我的同事老张更惨,在京承高速去往古北水镇的加油站,光等加油就排了一个小时的队。边等加油,老张心里盘算,古北水镇一定得人气爆棚,果不其然,当天水镇里摩肩接踵,而周边的农家院,一个床位也“坐着火箭”飙升到了800元。 傅洋j004

“景区要关门了可以理解,但节日期间这样对待游客也太粗暴了,就不能有话好好说吗?”一位被赶出景区的游客说,感觉在景区没有受到尊重。而我的感受是,买票前工作人员至少应该告知一声,还有半个小时就关门,免得刚进去20多分钟就被赶出门。

离开平谷音乐节,我们奔赴下一个景点——天津蓟县的独乐寺,没想到在这里却遭遇了“粗暴轰赶”。傍晚5时30分,我们和不少刚刚自驾到此处的游客买了门票入寺参观。大约逛了20分钟,就看到后院内的游客已被赶到前院,原来独乐寺的关门时间是晚上6点。当时夕阳正好,一些游客举起相机想为大殿留下金色夕阳的照片。而此时独乐寺保卫处出现一群工作人员,嘴里念叨着“赶紧走!赶紧走!”边用手轰赶游客。一个叉着腰站在门口的保安也大声喊着:“不走就把他们都关在里面,锁起来!锁门,锁门!”

音乐节现场距离大门口约有一公里,出门没有明确的班车指示牌子,游客出了现场问工作人员,被告知需要走到大门口等车,而等游客走到大门口却发现,呼啸而来的班车根本不停。问旁边工作人员,又被告知,不是在此处等车,而是需要回到现场门口。无奈不少游客又走回现场,但仍没看到任何候车标志。一个保安走过来说,不是在这里等车,还是需要返回大门口,此时往返超过两次的游客已经要崩溃了。30分钟后,才有一辆班车停在了一个没有任何指示牌的地方,接上了已经疲惫不堪的游客。而当班车停到3号停车场时,一位游客才发现,原来到各停车场的班车不同,自己的车停在4号停车场,不得已又只好坐班车返回去重新换乘。

军马场景区内唯一的加油站,早上8时汽车已经排出去一公里,不少汽车排到一半被告知93号汽油早已没有了,只剩下97号汽油。司机们不得不重新排队,造成秩序一度失控,吵架声此起彼伏。“都想早点加上油,都争着往前挤,结果就谁也快不了。要是加油站能出个人管理一下,给排队车辆发个号,也不会这么混乱。”一位挤在车辆中的司机说。